• 注册
    • 查看作者
    • 脱贫攻坚战中的 “父女兵”

        【你笑起来真好看】脱贫攻坚战中的 “父女兵”

        俗话说“打虎亲兄弟,上阵父子兵。在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久治县智青松多镇,就有一对“父女兵”坚守在脱贫攻坚的“战场”上。

        智青松多镇辖沙科、宁友、德合龙、果江4个行政村,其中的果江村2015年被列入深度贫困村。父亲见作正是果江村党支部书记,女儿则旦拉毛大学毕业后,在父亲面前拥有了双重身份:女儿和沙科村基层包村干部。

        父亲自2002年任村支书,18年间默默在基层奉献;女儿是放弃了在大城市就业的机会,毅然决然地选择回归故里建设家乡的大学生。这对“父女兵”有了一个共同的奋斗目标:“脱贫攻坚路上,一个村民都不能少。”他们父女一天早晚见不了面,好不容易一起吃顿饭,聊的话题不是扶贫就是党建等工作!

        对于这对站在“统一战线”上的父女而言,茶余饭后的闲聊可能会碰撞出一条条打赢攻坚战的策略。“记得那是在2018年初的时候,我和父亲聊起了各自看到群众的‘等靠要’现象,顺着就谋划了一些对策。”则旦拉毛和父亲达成一致看法:“内生动力不解决,扶贫工作就等于拉倔牛——累死个人,牛也不会动。”

        磨烂嘴皮子劝说靠低保度日的人自主创业,倒不如请“手艺人”来村里开培训班授课。“这样一来他们既能学到手艺,又有了创业的方向和激情。”大学毕业的则旦拉毛,相比父亲而言更愿意把“说”变为“动”,而父亲也欣然接受了女儿的建议。父女俩双管齐下,一面为各自村里的贫困户争取更多县级的自主创业的培训名额,一面邀请成功创业人士到村里传授经验和技艺。

        正如则旦拉毛所预料的那样,开展技能培训,那些具有“等靠要”思想的贫困户的创业激情被激发了出来,同时也为一些想创业脱贫却苦于没有技能的人,搭起了一座越障的“桥梁”。

        在女儿所在的沙科村,才旦多杰一改旧日的懒惰情形,通过参加县级技能培训,学会了手机维修。“现在平均一个月最低收入3000元。”2019年,他又通过扶贫资金的支持,开起了手机维修店。现如今的才旦多杰,在村里谁家要买手机,谁家的手机需要下载软件或维修,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他。才旦多杰通过努力成功摘掉贫困户“帽子”,在村民眼里的地位由“懒汉“变成了“能耐人”。

        在父亲所在的果江村,父亲见作重点帮扶的依毛,按照当地人的话说是穷了三代的人。“2018年我在就业培训班学习了厨师,结业后见作书记又介绍我去听创业课。”有了手艺并且获得了经验的依毛,摇身一变成为藏式茶餐厅的老板。“2019年第一年收入有5万多元,餐厅在旺季一个月纯收入4000多元。”依毛告诉记者,这个收入几乎是她以前两三年收入的总和。2019年年底,依毛被评为久治县脱贫光荣户。

        2018年父女俩又为各自负责的村,积极筹建养殖专业合作社,邀请农牧科技服务站专业人员对贫困户进行科技培训,形成了“合作社+牧户”集体经济带动个体发展的脱贫模式。如今果江、沙科两村拥有砖厂和牦牛、藏系羊养殖脱贫产业,贫困户每年都能享受到产业分红。

        2019年底果江、沙科两村实现了整体脱贫。今年父女俩又再次携手,将目标锁定在了奔小康的目标上。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父女俩担心参与个体经营的贫困户因受影响而泄气,除了鼓气树立信心外,第一时间为他们张罗奔波,正如父亲见作所说:“一定要把他们带上小康路。”

      【编辑:朱延静】

      中国电竞产业年营收逾1400亿元 广州建“电竞产业中心”

      (王华 陈溪如)广州市社会科学院20日发布调研报告,预计到2020年末,中国仅内地电竞用户就将达到5.2亿,电竞市场营收将达到1400亿元左右(人民币,下同)。据广州市社科院广州文化产业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李明充介绍,电竞产业在内地正处于爆发期,至2022年,中国(内地)电竞用户将增至5.5亿,电竞市场营收将超过1600亿元。
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5
    •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  登录
    • 做任务
    • 实时动态
    • 偏好设置
    •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