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注册
    • 查看作者
    • 原创 老人职业行乞20年成功买房,宽容一下又何妨

      原标题:老人职业行乞20年成功买房,宽容一下又何妨

      文丨徐媛

      近日,镇江金山寺的乞丐火遍网络。这些乞丐扎根景区20年。其中,一位老太太靠乞讨而得的收入,成功买房。天气不好的时候,儿子开车接送。当地救助站人员多次介入,劝说老太太在内的乞丐群体离开。但他们前脚刚走,乞讨们就故态复萌,工作人员也很无奈。

      原创 老人职业行乞20年成功买房,宽容一下又何妨

      对此,网友们群情激愤,义愤填膺。一是愤怒于自己的同情心被人利用,人的善良成为他人骗乞的本钱。二是不耻于这群人的不劳而获、不思进取。

      尤其是大部分人做牛做马、累死累活,一年到头都存不了几个钱,而乞丐们却能够靠乞讨成功买房,实现“底层逆袭”。这样的对比实在太辣眼睛,让人觉得很不公平。

      这些年来“乞丐赚大钱”的新闻屡有报道,不知不觉给人留下一种印象:乞讨,不仅是一种职业,而且还是一项高薪职业。别看乞丐们看上去瘦弱干枯,衣衫褴褛,身上惨事一箩筐,实际上日子不知过得有多滋润,家底不知有多丰厚。

      比如这位老人,蹲在邮局大厅内清点大堆零钞,2014年被网友上传照片后走红网络。据说这位老人是一名职业乞讨者,每月能往家汇款万元左右。逢年过节,拿来的钱更多,有时能到两三万。

      原创 老人职业行乞20年成功买房,宽容一下又何妨

      靠乞讨而来的钱,老人供了家里三个大学生,家里盖了两层楼房。有一次,带来的零钱太多了,多到一天都没数完,又多花了两天才把钱数清楚,汇回家。

      相比其他阔绰的同行,老人的经历还不算什么。2015年,媒体报道,珠海一些地区,很多职业乞丐日收入少则二、三百元,多则一、两千元,甚至有的"年薪"高达三十万元,有多位市民还目睹过开宝马车"乞讨"的职业乞丐。

      在外面,他们仰人鼻息,丧尽尊严,回到村里,却是锦衣玉食,扬眉吐气。随着时代的发展,部分乞丐已不满足于“外出乞讨磕头,回家盖房盖楼”,消费上会与时俱进。

      比如这位仁兄,眼睛都不眨一下,用万元现金买了2台iPhone。

      原创 老人职业行乞20年成功买房,宽容一下又何妨

      由于收入可观,乞讨成了一些人终身为之的“事业”,一项舍不得不干的好活。有的人甚至把目光投向了海外市场。

      2019年,6名中国职业乞丐,在墨尔本行乞被抓。他们持旅游签证来到澳大利亚,自称无家可归,靠乞讨日赚2800元,收获颇丰。当时这件事上了国外报纸头条,让墨尔本市长“目瞪口呆”,还惊动了中国外交部。有网友戏称,国人把“职业不分贵贱”理念演绎得淋漓尽致,让人又笑又恨。

      原创 老人职业行乞20年成功买房,宽容一下又何妨

      中国到底有多少这样的职业乞丐?或者,乞丐中有多少人有钱有房有苹果手机,乞丐的收入是不是真的高过普通白领?没有人统计过,也没有人说得清。

      但这些乞丐暴富的故事,显然对社会的善心造成了持久性的伤害。明明腰缠万贯,却装穷卖惨,肆无忌惮地榨干他人的慷慨和善良,这是一种赤裸裸的欺骗。

      更有甚者,一些犯罪团伙,不惜拐卖儿童,将老人孩子身体致残,逼他们乞讨。

      一个伦理的困境出现了。如果人们继续行善,就相当于纵容这一欺骗伎俩和可能的残酷恶行,也是对不劳而获的变相鼓励。如果停止行善,则可能会见死不救,造成遗憾。

      但大部分人不愿意看到自己善心被辜负,为了避免被骗、被玩弄,转而对乞丐一概不搭理。

      结果伤害的,是那些真正需要靠乞讨为生的人,也是人与人之间最朴素的信任感和自然生发的柔情。

      尤其一看到乞丐翻身变富豪的故事,很多人恨不得将之全部赶走而后快,免得污染了城市的市容。

      比如很多网友就对镇江当地的处理就很不满,认为救助部门的处理太过懦弱,只知道跟乞丐讲道理——在金钱的诱惑面前,讲道理他们能听吗?公安、城管也不管,就这样眼睁睁乞丐们骗游客的钱,看着他们成为金山寺门前一道别扭的风景。

      原创 老人职业行乞20年成功买房,宽容一下又何妨

      如果说我国执法部门在处理乞丐问题上一贯作风软弱,着实冤枉了他们。在过去,地方上在驱逐乞丐方面可是毫不手软,姿态强硬。

      有的地方表面上将乞讨人员进行收容遣送,实际上把他们扔到邻县的荒郊野外。陕西一个县曾经为了迎接上级检查,将一名乞讨者遗弃在海拔1400米多高的秦岭山上,导致乞丐最终死亡。

      可以说,地方上在这方面是下过大力气的,甚至酿成过一些悲剧惨案。但奈何乞丐们的生命力过于强韧,大有“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”之势,管控稍微放松,他们又会生龙活虎地出现在城市各个角落,继续干着老本行。

      为了增加震慑力度,有的城市主政者干脆禁止全城乞讨,如2012年的佛山,乞丐出没,如老鼠过街,人人喊打,逼得乞丐们只能藏在阴暗角落里,不敢现身。

      别出心裁者,如上海,多年前曾发布“乞讨排行榜”,按乞丐被抓次数,从高到低进行排列,公之于众。其中排名第一的何姓乞丐4年被抓了309次。

      原创 老人职业行乞20年成功买房,宽容一下又何妨

      然而,这些雷厉风行的“治乞”措施,从未获得过多少好感,反而被舆论口诛笔伐,被屡屡批评为“城市管理缺乏人情味”,“对弱者缺乏宽容和同情”。

      虽说这些举措可以严厉打击到不怀好意的职业乞丐,但更误伤了一大片不得不靠乞讨为生的可怜人。城市主政者的初衷,与其说是捍卫某种道德价值,不如说为了保全所谓的城市形象,为了满足官员们某种强迫性的审美需求。

      当然,不管官方初衷如何,这些举措总会获得一批拥趸,一批民意的支持,就好比今天很多人对镇江有关部门“不作为”的反感一样。

      在这些沸腾的、要求严厉“禁乞”民意中,有多少是对职业乞丐骗人钱财、好逸恶劳的恨意,又有多少是对不体面、与城市形象格格不入的乞丐的本能的反感和排斥冲动,估计很难说得清。

      不可否认,一些乞丐在地铁等公共场所乞讨,扰乱了公共秩序;也有一些乞丐追着人行乞,不给便开口骂人,给人造成困扰。这些不文明的举止当然需要得到有效的约束和管理,该禁止则禁止。

      但大多数情况下,外人很难区分真正乞丐和职业乞丐,而对乞丐大规模的整治,又常常伴随着对乞丐基本权利的侵害,让城市蒙羞。经过多番舆论的试炼,对于个人权利的多次探讨,人性化的管理方式逐渐成为一种共识——

      只要乞讨者没有违反法律的规定,没有制造强制乞讨的恶性犯罪,没有危害公共场所的安全和秩序,就应该予以容忍。

      这不是对“恶乞”毫无骨气的容忍,而是对每一个人生存权利的尊重,是给那些真正濒临绝境的人一条可能的生路,一丝喘息的机会。

      可能有人会说,在国外一些地方,乞讨是犯法的。比如前面提到的墨尔本的维多利亚州,乞讨可判处一年的监禁。英国对不符合规定的乞讨,发现一次两次给予警告,第三次将被认定为“反社会分子”,警方将对其实施逮捕。

      原创 老人职业行乞20年成功买房,宽容一下又何妨在墨尔本行乞的中国乞丐

      但这些经验不能直接移植过来。除了这些举措在当地也有争议外,一个最根本的原因是,这些国家有比较完善的保障和救助体系。如果真到了走投无路、无家可归的地步,民众可以申请政府援助,或者专业组织的救济。这些出路都比沦为乞丐要体面得多。

      反之国内,由于救助力量有限,救助站只能提供为期数天的救助,期满之后,则遣送还乡。由于无法摆脱生活的困境,乞丐们还是会回来要饭。

      归根结底,完善社会保障体系,让个人自动放弃行乞,有机会通过别的途径养家糊口,才是解决乞丐问题的治本之策。

      在救助制度并不完善的当下,哪怕老太太的房子和家底让人嫉妒得牙痒痒,她职业般的行乞生活让人严重不适,只要她没有恶意编造故事来卖惨,没有对他人造成直接的骚扰,没有扰乱公共秩序,世人恐怕也只能容忍。这是她的生存选择,是她的公民权利,更是文明城市理应拥有的气度和温柔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      责任编辑:

      原创 厦门男孩捐髓救母被疑诈捐,因为“他家不够穷”?

      质疑主要集中在两点:一是,没有必要避开中考来捐髓;二是,家庭收入、筹款明细不透明,公布个人账号募捐违法。曾啟俊一家的情况大抵是,他家有房,经济条件并不算差,但炒作、诈捐的指责,可能也显得苛刻。回到此事,曾啟俊…
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33
    •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  登录
    • 做任务
    • 实时动态
    • 偏好设置
    •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: